热点“秋行军虫危机”肆掠台湾!

【记者 麦克杰】为期一个月的梅雨季节渐渐进入尾声,正当台当局官员庆幸没有太大灾情传出之际,意想不到的“秋行军虫危机”接踵而至,且威力远胜于梅雨。

自6月8日苗栗飞牛牧场通报首例秋行军虫开始,全台确认案例迅速“遍地开花”,截至17日上午已确认68起,目前仅剩基隆市、新竹市、南投县和嘉义市未“沦陷”。通过性激素侦察诱捕,金门、马祖、澎湖及台湾本岛发现共计21件55只秋行军虫成虫。应变小组称,第一代秋行军虫来台的生活史周期已接近羽化成虫期,加上台湾本岛陆续捕获成虫,全台即日起进入防疫第二阶段,即不以焚烧及掩埋处理,直接喷药灭虫;农地如发现秋行军虫,将划定管制区,由农业局针对区域内所有植株督导喷洒药剂防治,周围划定缓冲区。

秋行军虫到底是什么,又有哪些危害?台湾联合新闻网介绍称,秋行军母虫喜欢在禾本科作物上产卵,例如玉米、小麦、高粱、稻米和芋头等,幼虫以这些食物为生,甚至钻进植物里,让其无法收成,之后老熟幼虫再钻入土壤中化蛹,成虫羽化后又再进入产卵期。有研究显示,它的“飞行能力”相当强,一个晚上的飞行距离可达150公里,如果气流够可达250公里,生命周期一个月,总共可产1000颗卵,繁殖力惊人。文章称,秋行军虫原生在热带、亚热带的美洲,2016年从美洲传到非洲,2017年又从非洲传到亚洲,目前包括东南亚、印度以及大陆地区都深受影响。台“农委会”数据称,非洲共有45国、美洲36国、亚洲10国深受秋行军虫的祸害。自由电子报18日称,秋行军虫危害水稻等353种植物,粗估台湾一年恐因此造成30多亿元新台币的农业损失。之前嘉义县鹿草乡农民即将采收的玉米田出现秋行军虫,县政府紧急销毁约7分地的玉米田,就地挖出3米深的洞,将玉米连同叶子全部铲除、喷药消毒、就地掩埋。农民悲呼“血本无归”。

有绿媒借机声称,台湾秋行军虫是从大陆传来的。14日晚,蔡英文在脸书称,秋行军虫害已经肆虐大陆,之后在台湾发生第一起案例,为此全民要一起加入打击行列,如果通报相关疫情属实,民众可以获得1万元新台币奖金。有媒体称,台湾目前发现的秋行军虫都是吃玉米,推断是从中国大陆来的,因为如果从越南来,应该偏好吃水稻。不过,不少农民并不这样认为。据中时电子报18日报道,云林菜农林佳新日前在脸书发文称,秋行军虫的源头是美国传出来的,“农委会”指台湾疫情是由西南气流引起、从大陆吹过来的,但“为何屏东、高雄一开始没爆发?我深深怀疑秋行军虫早落定在台湾,而且很有可能是透过运输过来的”。“中广新闻”称,岛内农民盛传秋行军虫其实早就在台湾出现,不是最近才入侵的;当局大张旗鼓倡导及喷药防治,有可能是出于选举政策的宣传考虑,更怀疑可能是想借机放宽一些本来不能用的农药。联合新闻网也质问道,“官方剧本推断是5月中下旬西南气流旺盛时,成虫趁机飞来台湾。可是,为什么当时未能发现?”

对于当局的防疫措施,岛内也不看好。有不具名的学者称,强制喷药等于宣布防治失败,第一阶段农作物焚烧和埋土恐怕白做了,因为秋行军虫会在其他地方产卵,“焚烧和埋土怎能杀绝?”朝阳科技大学费洛蒙中心主任曾瑞昌认为,此次的秋行军虫害对费洛蒙中心而言是很重要的研究项目和机会,在该校原本就与大陆高校有学术交流和合作的情况下,可直接赴大陆进行相关的秋行军虫“诱引活性测试”、未来再把研究成果带回台湾,帮助岛内农民。

《联合晚报》评论称,台“农委会”之前对通报秋行军虫疫情者的奖励是一个布娃娃,可见相当轻佻,对外来物种入侵缺少警觉;如今当局应对措施空前巨大,这是好事,但重点是用对力气。联合新闻网18日称,当局对疫情处理得太粗糙了,“指虫从西边入境,糟糕的是台湾那阵子吹东风、东南风,连小学生都觉得说不通”。文章提醒蔡当局“虫子会飞”,当局抵制某一县市(指高雄)的防治经费,怎知道白线斑蚊不会越境飞来?“政客因应虫虫危机的谈话,请心中念兹在兹的是人民,你的冷气房是疫情豁免之地,但平民百姓呢?”

关于作者: 石城新闻网

石城新闻网是石城县新生代自媒体资讯网站,每天真实反映每时每刻的国内外重大突发新闻事件、热点话题、人物动态、科技产品等新闻热点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